IDG资本熊晓鸽:“半路出家”成“赌徒” | 你好,投资人

发布时间:2018-10-23

  熊晓鸽在业内总是被人称作“投资教父”,不仅是因为他的资历,更因为他投出了BAT中的BT,还因为IDG资本在2017年收购了IDG集团……
  
  在投资界的二十多年,这位“半路出家”的投资人用青春作赌注,成为了投资行业里著名的“赌徒”。
  
  熊晓鸽与记者梦
  
  2008年,熊晓鸽在参加湖南大学“熊晓鸽奖学金”颁奖典礼时,用一句英文来描绘梦想的力量:Follow your dream,wherever life takes you.——追随你的梦想,无论命运把你带向何方。
  
  在他的世界里,他认为理想能感召着他努力向前。
  
  熊晓鸽是一个潇洒而又有满腔情怀的理想主义者。
  
  踏入他在IDG资本北京总部的办公室,你会看见,右面的墙折射出的是熊晓鸽的江湖浮沉,是创投界的二十年的历程。那面墙,挂满的是一幅幅熊晓鸽与他人生中所遇到的重要人物的合照,是他在创投圈一点一滴的回忆。
  
  
  
  熊晓鸽办公室一角
  
  “现在再谈BAT,我就觉得很无聊了,15年前的事了。”熊晓鸽从来没有在投出这些“超级明星”项目而带来的吹捧中眷恋过,他也不觉得没投阿里是一个遗憾,他爽快地说:“我们总在纠结过去是没有任何价值的,现在要做的是不要错失下一个阿里。”
  
  面对往事,熊晓鸽也不是没有感触。
  
  他面对着那一面墙回忆道,自己最初的职业是一个记者,梦想着做一位战地记者;而不是成为一位投资人,做着大众眼中的“投资教父”。
  
  1956年,熊晓鸽出生在湖南湘潭,这个因盛产湘莲而别称“莲城”的地方。当他到了弱冠之年,便从父亲的手里接棒,成为了湘潭钢铁厂轧钢分厂当电工。看似循规蹈矩,但他内心却从未放弃过走出湘潭的念头。
  
  电工的身份,并没有给熊晓鸽的命运定型。他在办公室除了照片以外,还有一个电脑屏幕大小的机械装置,装置上挂满了各种混搭零部件。你从那堆带有些许凌乱的零部件可以看到一个兵乓球,这个球为熊晓鸽上大学赢得一纸推荐信。
  
  当年,熊晓鸽还是电工之时,他每天都准时到车间陪着书记打兵乓球,还经常“放水”给书记,目的就是为了书记推荐他上大学的一个口头承诺,实现自己从小的“记者梦”,更想要成为一位战地记者。
  
  1997年冬天,国家恢复了高考。而熊晓鸽从湖南大学、中国社科院、新华社再到波士顿大学,这家美国新闻界传播教育的翘楚,熊晓鸽的求学之路从未停止过,似乎离“战地记者”的身份更近一步。
  
  离开中国之时,怀抱着38美元的熊晓鸽,本打算追逐梦想时,却没料想到在美国开启了他的“赌徒”生涯。
  
  理想主义者并不代表理想化,熊晓鸽说:“当梦想遇到了现实的困境,生存是第一重要的事情,既要在现实中求得生存,同时自己还不要放弃梦想。”
  
  在美读博期间,熊晓鸽已是杂志主编,他感受到要实现自己的“战地记者”梦,并不容易。之后,他透过记者的身份,敏感地嗅到电子科技的时代将要到来。
  
  
  
  IDG资本全球董事长 熊晓鸽
  
  当时,熊晓鸽负责一个《亚太商业》的栏目,主要是介绍在硅谷创业的华人。在跟这些创业者的互动与接触之中,熊晓鸽第一次发现VC(风险投资)对硅谷创业和经历能带来多大的推动力。而当他发现自己更有可能在创投圈大展身手时,没有多少犹豫,就毅然放弃了自己多年的记者梦。
  
  后来他用一封长信,阐述自己回国做杂志、VC的想法,敲响了他创投生涯中的“伯乐”麦戈文的大门。
  
  1991年11月6日,他正式加入IDG。而他战争记者的梦想终究只是一个梦想。
  
  蛮荒之地的拓荒者
  
  “在中国,IDG资本过去的20多年,就是灯塔,就是标杆。”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对于IDG资本是行业内的老大这一说法表示肯定。在后来人看来,IDG资本无疑是耀眼而又优秀。
  
  眼下,IDG资本已经在跨境金融、医疗、汽车、能源等多个领域布局,管理的基金总规模为25亿美元。并且通过收购并入IDG Ventures,对方在美国、越南、印度、韩国等地都有多年的专业团队,其加入大大完善了IDG资本的全球投资网。
  
  剧情的套路大家都猜到,IDG光鲜的背后,其实更多的是历练带给它更加坚固的装甲。
  
  1993年,熊晓鸽带着1000万美元资金回国,随后又与上海科委达成合作,双方共同出资2000万美元成立中国第一家合资风险投资公司,也就是如今的IDG资本,从事信息服务与风险投资。
  
  熊晓鸽用这两千万美元的学费,开始在国内一片陌生而荒芜的领域里开拓。而“整整7年,颗粒无收”这是他对IDG资本在中国成立七年后的总结。
  
  什么是荒芜之地,就是什么都没有。90年代的中国,没有人知道什么是风险投资,没有人相信“投资开公司”是靠谱的……熊晓鸽回到深圳,请同学吃饭顺便讨论自己的创投大计之时,当时每个月拿着120块钱工资的同学都认为他是骗子:“不然他哪里来一千万美金。”
  
  
  
  不仅国内环境恶劣,外资对此也不太看好,在一次全公司的大会中,有人把熊晓鸽所做的努力比喻成“就像拿着一把大粪往墙上扔,就只是看哪个能黏住”。
  
  对于熊晓鸽来说,这是孤独也是无助,“当时老麦每年到中国巡视五六次,每一次都让我们提心吊胆,只怕他突然一灰心,就此罢手,收回所有投资和预算。”
  
  彼时的中国,民营的公司并没有上市渠道,也就是说,风险投资并没有退路,没有可以退出的方式。但熊晓鸽却坚定地认为这是可以小规模地去做,现在没有退出机制不代表明天没有,他要赌VC在国内的明天会更好。
  
  这一个赌局,他赌赢了。
  
  2000年,IDG资本通过股权转让实现了第一笔退出。并且,因为在国内布局早,赶上了中国经济快速成长的时期和互联网创业大潮,IDG资本的势头不可谓不厉害。
  
  尽管IDG资本在熊晓鸽眼里还是一个正在冒痘的青春少女,但它的投资方式已经不断改变,从以前的“扫楼式投放”到现在定点投放。只是唯一不变的是,IDG资本始终追求长期价值投资。
  
  现在手握着十几支基金的IDG资本,投资风格已经是变得儒雅而保守。“那时候扫楼式去做,是因为有本事去扫。一是这个行业别人还没看明白,二是市场上没有几个风投,没有竞争对手。但如果现在再用以前的套路,得到的结果只有低效。”
  
  尽管投放的项目减少了,但是IDG资本的投资人却从未停歇过,平均每个投资人看超过365个项目。合伙人李骁军2017年累计飞行 95 次,穿梭于 25 个城市之间,里程数达 56 万公里,他最拼的时候是与公司的投资人开会到半夜四点,走出办公室时就看到,已经有些许的晨曦出现在空中。
  
  至今,IDG资本在中国耕耘已经25年,投资的公司数量超过750家,曾投出百度、搜狐、腾讯等知名企业。其中,IDG资本多年来一直关注新能源产业的发展,在主机厂、供应链、出行平台、智能驾驶等多个层面进行综合布局,在汽车出行的投资中已经涵盖了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小马智行、时空电动等独角兽公司。
  
  IDG资本与智能驾驶
  
  8月,蔚来跟小鹏的产量“对赌”事件,可谓在汽车圈着实地红了一把,每个媒体都要拿来刷一次。小鹏背靠阿里,蔚来备考腾讯,看似针锋相对,但其实他们背后也许是“一家亲”的现象,毕竟他们都有着一些相同的投资公司,都希望他们能共赢。IDG资本便是其中一家。
  
  从2015年前后开始,各界开始了疯狂进入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风暴,蔚来汽车也是在那段时间开始进入大众的视线。
  
  2016年6月,IDG资本参与了蔚来汽车的B+轮融资,并在后续的C轮作为最主要投资方之一连续支持。“蔚来汽车”是IDG资本在电动化新交通工具领域投资的头部企业之一,也是IDG资本在新造车领域中的重要一棋。
  
  2018年9月12日,蔚来汽车登陆纽交所,同时,其首次公开募股发行价将定为每股6.25美元,最多募集11.5亿美元资金,以此计算,公司市值约65.6亿美元。
    
  
  在笔者看来,蔚来汽车的投资对于IDG资本来说更像是一次实验性的投资,小鹏汽车才是IDG资本的“亲儿子”。
  
  2017年12月15日,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透露小鹏汽车结束3轮A+轮融资,融资金额并未透露。但其中,在A1轮融资中就出现IDG资本的身影,在之后的轮次中,IDG都继续追加了投资。
  
  2014年,何小鹏、夏珩、何涛等人创立了小鹏汽车。在去年年中辞去阿里所有职务后,何小鹏出任小鹏汽车董事长,这家带有阿里血统的公司也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IDG资本可以说是小鹏汽车成长的陪伴者。
  
  小鹏汽车在新造车势力其中是尤为低调而稳重。在投资人眼里看来,何小鹏是一位靠谱的创业者,人前没有话题性十足的人设,人后也不会吹嘘。
  
  在IDG资本的投资信条,其中一条是做投资就是投人。在投资当中十分看重“人”的IDG资本,对于何小鹏已经是十分了解,同时也延续IDG资本的投资风格,在较早的轮次中进入小鹏汽车。
  
  IDG资本合伙人杨飞表示,小鹏既有把0做到1的经验,也有把1做到N的经验。今天投资小鹏汽车看中的是他在这么成功的平台上还有激情、热情,还能够承受苦和累,相信他会把他的经验和时代背景、机遇相结合。
  
  他对于小鹏汽车的这笔投资显得信心十足:“对小鹏汽车的投资,是IDG资本在2018年最重要的一项投资。我跟何小鹏是十几年的朋友。在我们内部,小鹏不光和我是朋友,和我们老大周全也是很好的朋友。”
  
  当然,小鹏汽车能得到众多投资人的青睐并不是全靠何小鹏的个人魅力。
  
  在杨飞眼里,小鹏汽车在新造车势力当中能突出重围是因为它与生俱来拥有互联网造车的新基因,在智能互联、自动驾驶、数据运营上展现了务实、高效的快速迭代和创新能力。“我们认为小鹏汽车正在全力打造的互联网汽车有望成为年轻一代的新主流选择。”
  
  (5)
  
  在IDG资本的计划中,他们把新能源汽车看做是这个时代把技术革命和制造革命融合的最好的产品。他们认为,未来的世界一定是AI的世界,而AI之前是无人驾驶,无人驾驶之前是新能源和5G。
  
  显然,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是IDG资本在智能驾驶领域上的两只重要棋子。
  
  【未来】IDG资本
  
  这个老牌的投资机构已经走入第25个年头,很多元老已经离开IDG资本。近几年从IDG离职的员工多达30人,其中不乏知名的合伙人。如张震、岳斌、高翔一起出走成立高榕资本;李丰离职后创办峰瑞资本;余征坤创办了专业型医疗基金济峰资本……
  
  在经历过多年的风雨洗涤,IDG资本的眼里,对于人员流动的事都看得比较云淡风轻了。熊晓鸽认为,“一个公司要基业长青,就需要不断要有优秀的年轻人成长起来。”
  
  目前,IDG资本内部仍保持着老中青三代不同年龄层架构的连续性:包括熊晓鸽、周全在内的资深一代合伙人,包括李骁军、俞信华、牛奎光、闫怡勝等在内的中生代合伙人,以及正在培养的85后年青一代。
  
  面对未来,有着成熟的接班人制度的IDG资本是无所畏惧。但作为投资机构,他们永远是渴望能挖掘优秀而又可长期发展的项目。
  
  当被问及对于未来的期望,熊晓鸽说道,最大的期望就是,“投出下一个BAT、甚至比BAT更牛的公司。”
  
  作者|梁承贤
  
  图片来源于网络
点赞()
收藏 :  分享至 :